核电歧途----东芝经营决断失误后的经营巨亏及管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再生之路险象环生!一向不会为企业发生的事写社论的日本媒体,2017年2月16日,《朝日新闻》社论只写了一个企业:东芝。该报很不看好这家有一百四十余年历史的企业。 东芝公司财务

  再生之路险象环生!一向不会为企业发生的事写社论的日本媒体,2017年2月16日,《朝日新闻》社论只写了一个企业:东芝。该报很不看好这家有一百四十余年历史的企业。

  东芝公司财务审计部门员工数十人,对外发布财务报表的公关部同样数十人,每个季度会发布一次公司财务情况。日本这些年已经不准许过度加班,但到了发财报的时候,法律限制自然顾不上了,大量的财务、法务、公关部门的人,在位于滨松町的东芝总部差不多是通宵达旦地计算、核算、准备新闻稿,为的就是在2月14日下午向公众公开公司财务情况。但这次东芝再度爽约了。

  在记者会现场,太多的人目光只看到了主席台上东芝总裁、负责财务的董事等几个人,其实在出场前会议室里的东芝公关部的每个来接待记者的人,在不远处最后核算公司财报上各种数字的人,熬夜后通红的眼睛,像个红眼白兔。

  公司内部有人写来了检举信件,谈了财务上的问题,我们需要重新审核公司账务。东芝方面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重新计算和审计公司账务,下次发表财报要进入到4月了。

  举目日本经济界、学界,东芝公司退职的人,去最大的企业协会、全日本的中小企业协会等重要经济组织任会长的太多了,去大学当教授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东芝是这样一家非常有信用的企业,那里的员工专业水平、宏观判断能力是在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里磨练出来的,不用说与数百万家日本中小企业比,在二千多家上市大企业里,东芝也别具一格。

  也正因为此,东芝出的事是可以写社论评论的,特别是东芝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让人哀叹不已,一切的一切就在于东芝于2006年10月16日花出去其他企业一倍以上的54亿美元,并购了核电技术企业西屋电子公司,其后东芝这家著名的日本企业便走上了衰微之路。要维持往日的体面就需要账务造假,一个能造假的企业必然需要拆东墙补西墙,管理日渐混乱。接着就是新的巨大账务漏洞的出现。2月14日东芝爽约,一个简单的原因就在这里。

  盛名之下

  看看日本现代经济发展过程,能发现太多的东芝人,在经济领域发挥过巨大的作用。

  去东芝和老一代东芝人谈1965年到1972年任总裁的土光敏夫时,真的觉得那是神一样的存在。

  土光在东芝危难的时候,出任了总裁,第二年让东芝出现了转机。他是一个极度简约的人,自己不乘坐电梯(尽管东芝是家生产电梯的企业),退休后七十多岁了,外出参加活动也是乘坐公交车,几乎不参加任何晚宴。他不仅让东芝的经营出现了转机,退休后参与日本国家经济体制的改革,对日本农业、国家铁路公司及健康保险制度的改革作出的努力,在日本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笔者真正接触较多的东芝总裁分别是1996-2000年任总裁的西室泰三、2000-05年任总裁的冈村正及2005-09年期间的总裁西田厚聪。

  西室从东芝退休后,任东京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兼总经理,后来出任过日本邮政公司总裁,是日本经济界叱咤风云的人物。冈村正是日本中小企业协会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多次率领中小企业来中国参加各种交流活动,其在日本的地位不言自明。

  笔者采访较多的是西田总裁。西田是个相当具有传奇性的人物。在东芝刚刚开发出便携式电脑的时候,他独创英国市场,卖出了三位数的笔记本电脑,让东芝看到了这种新电脑的市场前景。笔记本电脑由东芝集大成实现了商品化,能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让东芝电脑在世界站稳脚跟,与西田的营销能力密不可分。

  但是在笔者采访西田的时候,能感觉得出他要突破东芝销售额年增长速度只有1.3%的状况,选择与集中是他对笔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以后几次也有正式或者非正式采访西田的机会,听他谈在世界各地的见闻,对世界其他企业的分析。能觉察出他雄心勃勃,要扩大东芝的销售额,要提升利润率。西田选择与集中的结果放在了能源和半导体上。

  能建设一座核电站,企业就能有数年的工作,建好后维修保养等是几十年的工作。

  半导体会越来越多地用在产业机械的各个方面,不仅投资巨大,而且革新速度非常迅速,东芝在半导体方面的研发速度,投资能力,让我们比其他国家的企业,比日本很多企业也要有技术优势。西田对笔者说。

  西田不任总裁后,不论是做东芝的董事长还是顾问,基本上天天会到公司来上班,但没有像西室、冈田那样立即去日本的经济组织任会长。一个比较大的原因是他的两位前任还在重要的经济组织任一把手,这时再让东芝的人出任经团联等组织的会长,日本经济界要成为东芝的天下了。西田需要再等一段时间,等待期间东芝的经营账面需要好看,在西田之后的东芝总裁,,为了完成西田定下的高标准,甚至命令员工账务造假。

  击鼓传花

  在西田决定出资并购西屋公司后不久,笔者采访过他。

  2006年以后,国际社会一个比较重要的舆论焦点是地球温室化问题。随着化石燃料的使用不断增加,气候变动引发了世界各国的注意。

  我们在决定并购西屋的时候做了种种测算,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内容是,需要多少时间把投资收回来。西田对笔者说。54亿美元在当时折合6370亿日元,用去了东芝的所有流动资金不说,还占用了东芝其后再去投资的几乎所有机会。按照西田的测算,有18年左右的时候,是能够收回这个投资的。投资虽然长,但开始回收后,回收的期间也特别的长,并且有非常稳定的收入。

  到了2008年前后,再去拜会西田的时候,还是谈核电站,他的兴致很高,告诉笔者说,随着美国市场的转变,世界各国开始出现了核电热潮,今后大概有几十座核电站会建设起来,东芝回收投资的时间可能会更短。

  但在2010年,东芝并购西屋已经过去将近5年的时候,笔者见曾经与东芝共同竞购西屋的日本另一家企业负责核电的高管时,对方依旧对东芝突然拿出将近报价一倍的价格,感到不可思议。crazy(疯了)。对方改用一个英语词评述了东芝的做法。

  也和日本专门采访能源的记者对东芝的做法进行过讨论。日本记者认为,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重电企业通用电气和西屋公司共同遭遇了严重困难,通用公司改走专利及维修方面的新路,不再制造重电设备;西屋情况比较复杂,几乎到处碰壁,找不到一条能走的道路。

  西屋公司最后只好将机电部门卖给了西门子,核电留了下来,到了1999年才被英国核燃料公司并购,但同样一直经营不下去。特别是三里岛核事故后,美国对核电的审查、日常监督相当的严厉,英国企业已经无力管理西屋,在国际市场寻找能买的下家。

  是英国能源厅向日本经产省提出的转卖动议。日本记者对笔者透露说。击鼓传花时,英国总算在最后时刻把手里的花交到了日本这里。美国与日本有核动力协定,在核电上美国为主,日本为次。一切需听从美国的,大股东是东芝,但经营权依旧留在美国、在西屋公司那里,用日本企业的钱支持西屋的经营,日美同盟要的就是这个。日本记者接着说。

  后来西屋公司在2016年底并购美国核电建设方面的企业,给了东芝最后一击,让这家老牌企业衰微的远因,也是这个时候制作下来的。

  

  核电退潮

  2011年3月11日的东日本大地震,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发生了有史以来世界最大的核电事故。从内容上看,虽然和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事故规模同为最大,但实际上东电福岛核事故影响更大,程度更为惨烈。核事故后,到目前为止安倍晋三内阁也还认为核电清洁安全,在世界各地推销日本的核电技术,但从日本核电制造企业及欧洲拥有核电技术的企业状况看,东电福岛核事故后,核电热潮在世界主要地方已经开始退潮。

  东电福岛核事故后,很快德国西门子公司宣布退出核电事业。

  法国阿海珐(AREVA)公司处境相当的艰难。日本媒体反复报道说,法国核电企业阿海珐处于濒死状态,该国政府在反复劝说三菱重工向阿海珐出资。(2016年12月27日Foresight)。三菱重工投向阿海珐的500亿日元杯水车薪,想让阿海珐过上好日子,今后也还是非常的困难。

  日立公司在2月1日公布财报的时候,将其在美国核电事业损失700亿日元的情况作了说明。宣布从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合资的核燃料浓缩事业中退出。

  《日本经济新闻》在2016年7月15日报道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核电站,因为三菱重工制造的蒸汽发生器出现故障,核电站向三菱重工提出了7000亿日元的赔偿要求。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尽管不是反应堆出了问题,赔偿起来也同样金额巨大。三菱重工与美国方面的交涉,今后将会一直谈下去。

  东芝的问题是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出现的。2016年,西屋公司决定并购美国核电站建设企业S。日本媒体报道说,该企业的估价为0,但西屋向该企业付出并购费用260亿日元,并购后旋即发现该企业背着7000亿日元的债务。

  为什么在东芝会出现这样的事?东芝对外公布企业财报的时候,已经不能得到外部审计企业的签字。在并购西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东芝是靠账务造假来蒙蔽股东的,现在西屋的做法更暴露出了东芝在企业管理上存在巨大漏洞,而这个漏洞造成的损失已经让东芝很难维持现状。

  失去光环

  西田厚聪时代的东芝,将业务集中到了核电与半导体这两个主要内容上。如今核电已经彻底失算,在拖东芝后腿,让东芝衰微。半导体到了2017年也要从东芝分离出去了。

  东芝的最重要的业务,在2016年还有医疗,但去年已经让佳能以6000亿日元的价格并购走,电梯、铁路交通等社会基础设施方面的业务、家电等等,东芝也依旧有自己的品牌,但这些业务盈利能力不强,不足以支撑起现在的东芝。

  算盘打在了半导体身上。在美国核电方面的亏损还不是个别明显的时候,东芝希望将半导体分离出去,卖出半导体20%的股票,度过目前的难关。但核电丑闻膨胀后,是否保有半导体企业一半以上的股份,我们已经不特别在意。在15日的记者会上,东芝现任总裁网川智说。

  在核电方面彻底失败后,东芝不得不放弃半导体。东芝已经失去了医疗,现在再忍痛割让大半个半导体,拖着核电残疾,用电梯、家电、份额不是很大的社会基础设施配套业务去维持经营,同时眼前还有一点做物联网(IoT)的微弱希望。今后要负重前行,前途也依旧如《朝日新闻》社论所说的那样险象环生。

  东芝衰微的一切均源于2006年选择的核电之路。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04 12:0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